重庆合纵律师事务所

免费咨询热线:

18223309999   18623096666


案件动态
饮鸩止渴与杀鸡取卵---由暴力催收与拔刀护母引发的法律思考
来源:重庆合纵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7-05-17 18:35:31
        3月的最后一个周末,“刺死辱母者”事件激荡起了全国人民热烈的讨论。22岁的于欢在母亲被高利贷拘禁、羞辱后拿起尖刀将要债者杜某捅死。关于于欢的行为到底算正当防卫、防卫过当还是故意伤害?该不该受到刑法的制裁?在二审尚未启动之前,舆论似乎已经形成了空前一致的判断。在此,我们暂且平复内心的动荡,暂且将血性和对母亲的热爱放在一边,单就这场悲剧发生的根源进行梳理和分析,我们可以发现,其实于欢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这场沾满血腥的金钱游戏中还有许许多多的于欢正在或者即将上演着悲剧。

        高利贷,史称 “大耳窿”。它产生于原始社会末期,在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它是信用的基本形式。昔日主要在街市放数,街市档口无论肉档菜档,遇有赌博输钱或周转不灵便向大耳窿借钱。高利贷收钱后多数将银元铜板塞在耳窿,日积月累便将耳窿撑大,故被称为“大耳窿”。大耳窿放贷有“九出十三归”的习惯,就是借出去一万元,只能得到九千元,但还款时却要支付一万三千元。而且,高利贷的利息是逐日起钉(利息),以复息计算,此谓之“利滚利”。往往借几百元,过了一年半载,连本带利可能要还几万块。就是这种看似野蛮的借贷方式,却伴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延续了数千年。
       当前的中国经济正在处于一个漫长而不可逆的下行周期之中,经济下行一个最直观的感受:缺钱的人越来越多,借钱的难度越来越大。为了维持生活或者经营周转,不少人会选择通过借贷来渡过“暂时”的困难。然而,当一个人被主流融资渠道给拒之门外的时候,高利贷其实是他们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对于高利贷,相信绝大多数人是嗤之以鼻的,因为这些人没有真正缺过钱,不知道缺钱的绝望。根据风险管理理论,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将钱借给风险越高的人,越要收取高额的利息,以覆盖高风险。一个人来借高利贷,他当然清楚“九出十三归”的苛刻条款,知道利滚利的惊人利率。但是他为什么要借呢?是因为蠢?还是数学不好?事实上借高利贷的人,往往是春播之后,青黄不接那最困难的二三个月。你不借钱,你直接就饿死。你借了钱,至少可以熬到明年的夏收。从这个意义上说,高利贷并非全然是恶。然而高利贷毕竟是带着“原罪”出生的行当,由于借贷对象的特殊性以及高息不受法律保护的规定,导致高利贷必须通过各种另类的手段来自我保护,但对于杜某等的行为笔者是绝对不敢苟同的,因为他丧失了作为一个人最起码的道德底线,讨债也要有讲究,也需要讲文明!

        再回到苏银霞的问题,媒体选择性的报道了其向地产老板吴学占借款135万元,月息10%。苏银霞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还欠下的17万,由于实在没有能力偿还被逼迫至此。事实上,2015年至2016年间,苏银霞以及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共有9起诉讼,涉及金额接近2000万元。苏银霞在向个人、企业、银行多方借贷后没有实现企业的正常经营及盈利反而掉入了恶性的负债循环。当无法从新渠道借到钱,或者资金链断裂,就会出现全面逾期、崩盘。而苏银霞在被卷入借贷纠纷后,曾被3次强制执行,涉及金额近1700万。当高利贷将她的头按进拉过屎的马桶之中,对她极尽羞辱之能时,她确实连最后的17万都拿不出来了——因为她身上,还背负着1700万的债务。一个好端端的企业为什么会陷入负债的怪圈最终导致经营失败?媒体报道众说纷纭,如苏银霞曾涉钢贸行业的集资诈骗,因银根紧缩导致资金断裂。去年还因涉嫌伪造公章被捕……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其实笔者对于苏银霞的悲剧是感同身受的,作为原某国有银行客户经理,笔者也曾因为处理贷款逾期问题追至山东济南。同样面对的是一个单亲母亲带着老小。企业原本是该行汽车金融业务中非常优质的客户,销车数量曾长期排系统内前列。但随着行业周期的到来,该企业在销售下滑的同时没有提前做好“减法”,仍然采取过去 “打价格战、大量负债进车”的策略。加之该老板同时将企业资金套出用以购置房产,为他人担保等。这一切导致了原本通过本分经营能够存活下来的企业被拖进了债务的深渊。当笔者亲临现场时,发现她负债之巨已经远远无法被救赎----城商行、小贷公司、个人债主、房东、购车后无法上牌的客户将公司团团包围,从堵门逐步发展到谩骂然后打砸抢。求饶、悲怆、哭泣之声至今仍然萦绕在本人耳旁,让人痛心不已。作为一个单身母亲她确实很不容易,面对几十个讨债大汉的围攻,显得渺小而凄凉。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失信者就应该为其不诚信的行为买单,他人的同情不该成为其躲避过错的港湾。最   后,在借新还旧,用完仅存的一点人格信用后,该女老板带着对银行的坏账和各类欠款消失在了茫茫人海,如果她不跑路,估计下场只会比苏银霞更惨。
       回到主题,笔者认为造成“于欢之殇”的根源是中小企业普遍面临的生存问题。中小企业本来在规模、行业、资源等方面就是弱势群体,在面对经济波动时的抗风险能力尤为薄弱,融资难、创新难、盈利难制约了中小企业的发展,在夹缝中求生存是我国中小企业的普遍状况。对于融资难的问题,除了国有企业、龙头品牌能够比较容易从银行贷出资金、甚至获得低成本融资而外,大部分中小企业根本敲不开银行的大门,信贷资源的分布极不均衡是目前的现实。可以这么讲,目前我国大部分中小企业或多或少都是背负着高息资金在勉强维持,一旦出现资金缺口、期限错配,那对于一个中小企业来说也可能就是灭顶之灾。就在刚刚结束的两会,李克强总理在记者会上首先回应的,就是金融市场问题。他斩钉截铁的表示:“实体经济不发展,是金融最大的问题”他还说,“去年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就是为了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 对此,笔者认为银行不能根据自身对于风险和资金收益的偏好来逃避其应有的社会责任,无论如何,金融机构都应当着力去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健康发展,决不能脱实向虚。
       此外,中小企业由于自身经营问题而导致的诚信问题也不可忽视。诚然,经济下行给中小企业的正常经营带来了挑战,但这并不必然导致中小企业经营的脱轨。在笔者看来,凡是能秉承工匠精神,兢兢业业做企业,不去沾染 “跨界投资”、“资本运作”、“担保怪圈”,能在浮躁的当下守得住纯粹的初心,对于这些企业,我认为世人皆醉之际反而是其大展拳脚、机会无限之时。然而,真正能守得住寂寞的企业又何其寥寥?一旦经营陷入困境,很多企业主不是进行自我调整,进行风险减压,而是积极拥抱杠杆,扩大财务负担、更加疯狂的进行风险投资,赌徒心理在这时被显露无遗。从银行融资,到小贷公司,然后骗身边朋友、大爷大妈,信用破产后跑去借高利贷。这个时候借款人的主观恶性已经不一样了,因为她明明知道自己已经丧失了还款付息能力,信用什么的已经被抛在九霄云外,跟电线杆上“重金求孕”的性质没有两样。一个人的脸是被自己给打肿的,在被高利贷施以胯下之辱前,其实她早已将自己给“人格减等”了。
       其次,站在法律人的角度,这类债务悲剧的发生其实也与当事人的问题处理方式有关。在最高法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中明确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年息36%是合法与非法的分水岭,平心而论这个利率已经不低。之所以如此规定,是立法针对社会经济活动而给予的更多意识自治的空间:在银行信贷无法投放的领域给予民间资本相对宽松的环境,在法律的约束和保护下尽力促成资金供需双方的对接,从而有利于经济交往的繁荣。但在此案中苏银霞背负的债务压力远远超过了年息36%的水平,达到了年息120%。对于超过部分,苏银霞完全可以通过法律的途径主张超额利息非法,从而使自己掌握对抗高利贷的主动权,而非对高利贷忍气吞声,最后通过极端的方式进行反抗。

结束语
       “刺死辱母者”案是当下时代一个突出矛盾的聚合:中小企业、个人因为各种原因被卷入借贷的黑洞,在这场贪婪、嗜血的游戏中其实没有真正的赢家-----高利贷通过各种极端的方式保证自己的本金和收益;欠钱人则使劲浑身解数进行逃债和反制。但最终结局无非两种:要么是欠款人不堪重压,精神崩溃后将高利贷杀死,要么就是自杀——在这场精神高压战中,欠款人极端的选择,只有杀人或自杀。这实在是一个太过冰冷而残忍的答案。但你要说失信的欠款人和野蛮的追债人之间,谁比谁更高尚呢?这恐怕真难定论。最后,对于高利贷,笔者认为不应该完全持封杀的态度,因为存在即是合理,越是打压高利贷越会推高真正缺钱人的借贷成本,这反而是对他们最大的伤害。当然,我们也不能容忍高利贷的野蛮发展,甚至僭越法律的底线。对于高利贷,理性的态度应当是通过制度化的方式引导民间借贷的有序发展,使借贷双方在法律认可的范围内进行交易,避免借方饮鸩止渴,更避免贷方杀鸡取卵。失控的利息和贪欲是造成这场悲剧的根源。
       于欢之殇也是时代之殇,于欢的行为最终是否被定罪,自有法律的裁决、媒体的舆论和专家的评说。对此,我们不应该用道德去捆绑司法的手脚,更不能用民意的狂欢去推倒原本保护我们的围墙。静静的等待二审的判决,相信法律最终会还各方以公道!
相关阅读
    我们的产品
  • 公司企业法律顾问
  • 刑事辩护产品说明
  • 民事法律服务产品
  • 案件办理流程
  • 法院庭审工作流程
  • 法院审理阶段流程
  • 公安机关办案流程
  • 如何选择律师
  • 如何聘请或委托律师?
  • 聘请律师注意事项
  • 慎重请“有关系”律师
  • 律师的作用
  • 律师的法律和职业定位
  • 律师事前风险防范作用
  • 律师在诉讼阶段的作用
  • 公司企业聘请法律顾问的作用
  • 律师收费标准
  • 民事案件收费标准
  • 刑事案件收费标准
  • 法律顾问收费标准
  • 非诉案件收费标准
  • 关于合纵
  • 合纵简介
  • 主任致辞
  • 合纵荣誉
  • 办公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