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合纵律师事务所

免费咨询热线:

18223309999   18623096666


案件动态
刺死辱母者案,被忽略的细节和法律上的考量
来源:重庆合纵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7-05-17 18:43:38
        这几天,“刺死辱母者”于欢,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围绕山东聊城中院的判决,于欢的行为是否构成正当防卫,成为法律圈广泛热议的话题。主流观点认为,于欢的行为构成正当防卫。而基于媒体对该案的广泛报道,于欢因“刺死辱母者”而获刑无期,得到社会大众的广泛同情,甚至有人提出:“若自己母亲受辱而不拔刀相向,祖国母亲受辱时指望谁挺身而出”。
被忽略的细节
笔者认为:防卫也好,同情也罢,必须建立在对案件情况全面了解的基础之上,否则难以对案件性质进行准确的判断。
笔者从网上找到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鲁15刑初3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下称判决书),通过对该判决书内容的研读,笔者发现了一些在公开报道中并未被重点提及的细节,这些细节可能会影响我们对案件的看法。
细节1:于欢刺人的原因并不一定是对公力救济绝望之后的私力救济。
在公开的报道中,多数提及于欢在经历了长达数小时的非法拘禁之后,母亲和自己又受到极端侮辱,因警察离开,认为已无法改变继续被拘禁、被羞辱的状态,绝望之下,进而奋起反抗,将辱母者刺伤。如此情节,当然惹人怜悯,对于于欢为维护母亲的尊严,愤而刺人的行为,无论法律后果如何,但在道德上,已立于制高点,当然应当给予最大的同情。
但在判决书中,情节却出现了另外一种版本:当时警方到达现场后劝说别打架,之后就去外面了解情况,并不是离开了,也没有让于欢误以为警方离开了就不会再回来了。这一版本是于欢本人的供述(见判决书第22页第10行)。
基于判决书之内容,在明知警察没有离开的情况下,于欢可能不是因为警方离开绝望之下而采用私力救济的方式刺伤他人。换句话说,于欢的刺人行为与警方离开这个房间之间也许并没有关系。
细节2:于欢刺人的目的也许仅仅是为了防卫,与对方是否辱其母之间或许没有必然的联系。
对于行为人主观目的的判断,最直观最直接的方法来源于行为人本人的陈述。在判决书第22页第11-14行介绍了于欢对刺伤他人过程的完整描述:“其他人让我坐到沙发上,我不配合,有一个人就扣住我的脖子把我往接待室带,我不愿意动,他们就开始打我了。我就从桌子上拿刀子朝着他们指了指,说别过来。结果他们过来还是继续打我,我就拿刀子冲围着我的人肚子上攘了一刀,一共攘了几个人记不清了,不是两个就是三个。”
从于欢的供述可以看出,于欢刺人的原因可能仅仅是对方继续打他,所刺的对象也仅仅是围着他的人。我们不能因为于欢所刺死的对象恰好是那个侮辱他的母亲的人,就得出于欢是因为对方侮辱他的母亲才愤然出手刺死对方的结论。
细节3:在对方侮辱于欢母亲的时候,他没有采取制止的言语及行动。
根据判决书中引用的证人证言以及于欢本人的供述,在对方采用极端手段侮辱于欢的母亲的整个过程中,非常遗憾,此处没有出现人们普遍期待的情节。作为一个“血性男儿”,此时于欢并未对施暴者“拨刀相向”,于欢没有以任何的行为或者言语制止对方对他的母亲的侮辱。
细节4:于欢不仅仅捅刺了四名讨债人腹部各一刀,还捅刺了他们背部各一刀。
根据判决书阐述,于欢捅刺了四名讨债人腹、背部各一刀。这一细节体现出于欢在四名讨债人迫近时,用手中的刀每人捅刺了一刀,在四名讨债人转身躲避时,又各捅刺了一刀。如果仅仅是防卫,那么在通过捅刺行为将讨债人刺伤并使其转身躲避后,不法侵害事实上已经停止,再各刺一刀真的有必要么?
上面这些细节,有些关乎我们是否需要对于欢寄以道德上的同情的基础,有些关乎于欢的行为是否构成正当防卫的法律判断。
法律上的考量
对于道德上是否应当同情于欢,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判断,这里不予置评。而对于欢的行为是否构成正当防卫,我们的看法是这样的:
根据刑法理论:正当防卫,是指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并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行为。成立正当防卫必须满足五大要件: 第一,有实际的不法侵害存在,这是正当防卫的前提条件。第二,不法侵害必须正在进行。第三,目的是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不法侵害。第四,防卫行为必须针对不法侵害人进行。这是正当防卫的对象条件,正当防卫必须对准目标,针对不法侵害者本人。第五,防卫行为没有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是正当防卫的行为和结果限度要件。
结合本案的具体案情分析:
第一,本案中法院审理查明有不法侵害的事实,即:1、对方有对于欢和他的母亲的辱骂和侮辱的不法行为;2、对方有对于欢和他的母亲限制人身自由的不法行为。审理中未查明但于欢陈述的不法侵害事实是:对方正在殴打于欢。
第二,本案中审理查明于欢实施捅刺行为时,对方正在实施不法侵害,即:对方正在实施对于欢和他的母亲限制人身自由的不法行为。另外,根据于欢和他的母亲的陈述,对方正在实施殴打于欢的不法行为。
第三,对于于欢实施捅刺行为的目的,根据于欢陈述,是让对方不能近身,使自己免受不法侵害,因此,本案中于欢的防卫行为所针对的不法侵害限于对方正在实施的殴打他的行为。
第四,根据于欢陈述,于欢实施的捅刺行为正是针对殴打他的人实施的。
第五,根据于欢的陈述,对方是徒手实施了殴打他的行为,而他是持刀向四名讨债人捅刺,且在对方转身躲避后,仍继续捅刺,继而造成了一人死亡,两人重伤,一人轻伤的严重后果。根据于欢的陈述,于欢的防卫行为应超过了必要限度,造成了重大损害。
因此,若四名讨债人在被于欢捅刺前,正在殴打于欢,则于欢捅刺对方的行为属于防卫行为中的防卫过当。如若讨债人当时并没有殴打于欢,只是逼近于欢,而于欢误以为对方会殴打他,进而实施捅刺行为,则于欢属于“假想防卫”,此种情况下于欢的行为不是防卫行为。
基于上述分析,若于欢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根据刑法第二十条第二款之规定,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本案中,于欢的行为造成1死2重伤1轻伤的严重后果,根据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若对于欢免除处罚,则可能过轻,但于欢“犯罪”毕竟事出有因,可考虑对他依法减轻处罚。
相关阅读
    我们的产品
  • 公司企业法律顾问
  • 刑事辩护产品说明
  • 民事法律服务产品
  • 案件办理流程
  • 法院庭审工作流程
  • 法院审理阶段流程
  • 公安机关办案流程
  • 如何选择律师
  • 如何聘请或委托律师?
  • 聘请律师注意事项
  • 慎重请“有关系”律师
  • 律师的作用
  • 律师的法律和职业定位
  • 律师事前风险防范作用
  • 律师在诉讼阶段的作用
  • 公司企业聘请法律顾问的作用
  • 律师收费标准
  • 民事案件收费标准
  • 刑事案件收费标准
  • 法律顾问收费标准
  • 非诉案件收费标准
  • 关于合纵
  • 合纵简介
  • 主任致辞
  • 合纵荣誉
  • 办公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