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合纵律师事务所

免费咨询热线:

18223309999   18623096666


案件动态
辱母杀人案续:于欢持刀捅人是否构成正当防卫?
来源:重庆合纵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7-05-18 11:14:58
        滕言平重庆合纵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不动产法律中心副主任,国家一级律师、高级工程师,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
 
事件简介
        2017年3月25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辱母杀人”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被告人于欢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于欢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判决一出,各种媒体、舆论密集发声,慷慨陈词掀起巨大情感波澜。同时,山东省高院披露: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和被告人于欢对一审判决不服已经提起上诉。
山东高院于3月24日受理此案,合议庭现正在全面审查案卷。最高人民检察院宣布:派员赴山东对该案事实、证据进行全面审查,对媒体反映的警察渎职等行为进行调查。接着,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官方微博表示,第一时间抽调公诉精干力量全面审查案件,在该案二审程序中依法履行出庭和监督职责;对社会公众关注的于欢的行为是属于正当防卫、防卫过当还是故意伤害等,将依法予以审查认定。
 
律师观点
     一、刑法关于正当防卫的构成及责任承担大小
       根据《刑法》第二十条、《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八条规定,正当防卫、防卫过当及故意伤害三种行为所承担的刑事及民事责任是不同的。其中正当防卫行为既不承担刑事责任,也不承担民事责任;防卫过当,应减轻或免除刑事责任,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而故意伤害行为,则既应承担全部刑事责任,也应承担全部民事责任。该案二审庭审中,认定于欢持刀捅人行为性质到底是正当防卫、防卫过当还是故意伤害既是诉辩双方博弈的主要焦点,也是国人及媒体关注该案的焦点。
按照《刑法》第二十条“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规定,构成防卫必须同时具备以下四个条件:
(1)实际的不法侵害存在;
(2)不法侵害必须正在进行;
(3)必须是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不法侵害;
(4)防卫行为必须针对不法侵害人进行。
二、以下事实将成为该案二审中判于欢持刀捅人否构成正当防卫重点审查内容:
事实一、于欢持刀捅人“防卫行为”是否因其母苏银霞受辱所为?
从一审判决查明、认定于欢母亲苏银霞受侮辱的主要事实为,“被害人杜志浩脱裤子、裤头露出下身对着苏银霞,把于欢的鞋子脱下来让其闻”。从判决书载明的证据看,苏银霞受侮辱的时间发生在派出所出警民警到了事发现场(办公楼一楼接待室)之前(相应的证据有苏银霞的证言(判决书第14页)、刘付昌(苏银霞下属员工)证言(判决书第15页)、张立平证言(判决书第16页)、么传行(催款方)证言(判决书第18页)、被告人于欢证言(第22页)),当民警到事发现场时,杜志浩的不法侵害行为已停止,而于欢持刀捅杜志浩时间发生在民警离开事发现场之后。根据《刑法》第二十条关于”正当防卫”的规定并结合前述证据分析,杜志浩侮辱苏银霞的事实最多可能被认定系导致于欢持刀“激愤伤人”的诱因,而非构成于欢 “防卫行为”的原因,于欢持刀捅人的“防卫行为”非因其母苏银霞受辱所为,因此,该案以苏银霞受辱认定于欢持刀捅人构成“防卫行为”缺乏法律依据。
事实二、警察离开事发现场后于欢是否被打,是认定其持刀捅人是否构成防卫行为的关键
1、根据一审判决载明视听资料证据显示,2016年4月14日22 时13分一辆警车到达,民警下车后进入办公楼;22时17分许部分人员送民警出来办公楼,有人回去。22 时21分许,民警快速返回办公楼,进入接待室后要钱一方受伤的、没受伤的陆续跑出接待室,乘三辆车快速驶出公司(判决书第13页)。该证据证明,于欢持刀捅人事件发生在当日22时17分至21分的四分钟内。
2、在22时17分至21分的关键四分中内,从警察离开案发现场到于欢持刀捅人前后细节,各方陈述不一,其中:
(1)被告人于欢供述:警察离开事发现场后,其被打,后拿刀子朝打他的人指了指,说别过来。结果,还是继续被打,由此拿刀冲围的人肚子上攘了一刀,一共攘了几个人记不清了……(判决书第22页)。
(2)证人苏银霞证实:民警到门厅外边后,对方四五个人让我儿子坐那个沙发上,我儿子不坐。他们就打我儿子(即于欢),我儿子就拿了一把水果刀把对方三四个人捅伤(判决书第14页)。
(3)而在被害人程学贺、严建军、郭彦刚证言中,则看不出警察离开后,其打于欢的事实。
(4)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22时10分许,冠县公安局经济开发区派出所民警接警后到达接待室,询问情况后到院内进一步了解情况,被告人于欢欲离开接待室被阻止,与杜志浩、郭彦刚、程学贺、严建军等人发生冲突,被告人于欢持尖刀将杜志浩、程学贺、严建军、郭彦刚捅伤(判决书第5页至第6页)。
         因此,认定该案中于欢是否构成正当防卫的关键事实为:在警察离开案发现场到于欢持刀捅人行为发生的4分钟内,是否发生于欢被打?于欢是遭受被害人杜、程、严、郭“四打一”不法侵害,还是于欢与该四人发生“冲突”?于欢是否在持刀捅人前发出过警告?被害人是在打于欢时被捅伤还是在逃离现场时被于欢刺伤?在该事实查清之前,无论对于欢持刀捅人行为作出是否构成“正当防卫”的认定,均是对被告人、受害人双方的不负责,对法律的不负责。
       我们欣喜的看到,该案被告人于欢上诉次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即宣布派员赴山东对该案事实、证据进行全面审查,对媒体反映的警察渎职等行为进行调查,表明国家司法机关正视民意、维护司法公正的决心。从程序上讲,最高检对下级检察机关第一审案卷材料的复核,符合最高人民检察院《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476条“检察人员在审查第一审案卷材料时,应当复核主要证据,可以讯问原审被告人,必要时可以补充收集证据、重新鉴定或者补充鉴定。需要原侦查机关补充收集证据的,可以要求原侦查机关补充收集。被告人、辩护人提出被告人自首、立功等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材料和线索的,人民检察院可以依照管辖规定交侦查机关调查核实,也可以自行调查核实”规定。相信检方通过对原有证据的调查核实及补充收集的证据,能够准确反映从警察离开事发现场起至于欢持刀捅伤四人行为发生时止的4分钟内事发现场所发生的客观事实,从而为法院在该案二审中认定于欢持刀捅人行为是否具有防卫性质、是否属于正当防卫、判定于欢应当承担多大责任提供充分的事实依据。
相关阅读
    我们的产品
  • 公司企业法律顾问
  • 刑事辩护产品说明
  • 民事法律服务产品
  • 案件办理流程
  • 法院庭审工作流程
  • 法院审理阶段流程
  • 公安机关办案流程
  • 如何选择律师
  • 如何聘请或委托律师?
  • 聘请律师注意事项
  • 慎重请“有关系”律师
  • 律师的作用
  • 律师的法律和职业定位
  • 律师事前风险防范作用
  • 律师在诉讼阶段的作用
  • 公司企业聘请法律顾问的作用
  • 律师收费标准
  • 民事案件收费标准
  • 刑事案件收费标准
  • 法律顾问收费标准
  • 非诉案件收费标准
  • 关于合纵
  • 合纵简介
  • 主任致辞
  • 合纵荣誉
  • 办公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