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合纵律师事务所

免费咨询热线:

18223309999   18623096666


其他民事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业务领域  > 其他民事
服务内容查看更多>>
    法律实务查看更多>>
    • 王文生与夏荣辉合伙协议纠纷案

        代 理 词

      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民事诉讼法》和《律师法》的规定,我依法担任申诉人王文生与被申诉人夏荣辉合伙协议纠纷一案再审阶段中王文生的代理人,根据本案实际情况以及国家法律法规的规定,现代理人发表以下代理意见,望法庭予以采纳。

        (一)、一、二审法院在评判中均认为,“根据2009年10月12日阳合煤厂与王文生签订的《叙永县营山阳合煤厂转让协议书》约定,其转让的实质是阳合煤厂的优良资产全部转让给王文生,而所有债务仍由阳合煤厂的存续主体承担,这一约定,不仅导致了阳合煤厂偿债能力的降低,而且严重侵害了债权人的合法权益”。代理人认为,一、二审法院的评判是错误的,王文生收购阳合煤厂的优质资产,不会使阳合煤厂的偿债能力降低,反而会增加阳合煤厂的偿债能力。根据财务会计原理,企业的资产包括两部分,流动资产和非流动资产,本案中阳合煤厂转让的资产包括采矿权等属于非流动资产的范畴,阳合煤厂将实物资产和采矿权等转让,换回了相对应的货币,虽然阳合煤厂的非流动资产减少了,但是阳合煤厂的流动资产增加了(货币属于流动资产),企业资产并没有减少,而且阳合煤矿于2007年8月被职能部门关闭,早就属于不良资产,王文生通过出资收购阳合煤矿的优质资产,阳合煤厂的货币流动性就更好了,不良资产盘活了,阳合煤厂的偿债能力就更高了。

        (二)、二审法院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改制相关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企业以其优质财产与他人组建新公司,而将债务留在原企业,债权人以新设公司和原企业作为共同被告提起诉讼主张债权的,新设公司应当在所接收财产范围内与原企业共同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精神判决王文生承担连带责任是错误的。

        一是 本案并不涉及到国有企业改制。二是 该司法解释第七条适用的情形是原企业将优质资产作为出资与他人新设公司,而本案中并不存在阳合煤厂将优质资产出资新设公司的情形。三是 该司法解释第七条适用前提条件是原企业与新设公司存在恶意串通,通过资产无偿出售或者以不合理的低价转让企业优质资产来逃避债务。而本案中并不存在王文生与阳合煤厂恶意串通的情形,且王文生支付了合理的对价,在王文生支付了合理对价后还要其承担被收购方的债务,显然是不公平的。

        (三)、一审法院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八条的规定,即王文生没有对阳合煤厂履行清算义务,故判决王文生承担连带责任是错误的。

        阳合煤厂不是公司,它是一个合法存在的企业,不能按照《公司法》的相关规定来要求阳合煤厂履行清算和注销手续,即使参照《公司法》184条和189条的规定执行,公司的清算主体也应该是公司股东。而本案中,王文生不是阳合煤厂的投资人,更谈不上是股东了,王文生只是收购了阳合煤厂的优质资产,阳合煤厂的投资人仍为鄢渊富,清算和注销是阳合煤厂自身的行为,由阳合煤厂自行组织实施,是否清算、注销,何时清算、注销是阳合煤厂投资人鄢渊富的权利。王文生作为阳合煤厂资产收购方没有组建清算组的主体资格,也不能成为清算组的成员,更不能代替被收购方阳合煤厂办理注销手续。

        (四)、关于王文生收购阳合煤厂资产的法律关系问题

        王文生收购阳合煤厂资产是一种买卖行为,应当受《民法通则》和《合同法》的调整,资产转让属于正常的交易行为,在资产转让前,转让方阳合煤厂履行了必要的公告义务,分别在《泸州晚报》、《叙永电视台》发布了债权债务清理公告,资产转让程序是合法的并且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并不存在恶意串通的情形,而且王文生支付了资产转让的合理对价,属于善意第三人,理应受国家法律保护,如果还要善意第三方对被收购方阳合煤厂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那么资产收购也就失去了意义,对收购方是不公平的。

        (五)、关于诉讼时效问题

        根据《民法通则》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的规定,诉讼时效中断只有在提起诉讼、向对方当事人提出要求或者对方当事人同意履行义务或者一方当事人向人民调解委员会提出保护权利的请求等情形时中断,且必须要有直接证据证明才构成中断,而本案中并不存在夏荣辉向阳合煤厂和鄢渊富主张权利的直接证据,只有乡政府经济发展办公室和村民委员会、村民小组出具的证明,该证明属于书证,不是直接证据,不能作为时效中断的依据。

        综上所述,本案事实是清楚的,但一、二审法院的认定和适用法律错误,代理人恳请再审法院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实事求是,依法做出公正判决。

        此致

        重庆合纵律师事务所

        律师:钟长汉

        2011年3月15日

        补充代理词

        审判长、审判员:

        关于王文生申请再审一案,根据庭审情况,现代理人发表以下补充代理意见,望合议庭予以采纳。

        一、关于王文生支付给阳合煤厂218万元人民币是否属于资产范畴问题。

        代理人认为,根据财务会计原理,企业资产包括固定资产和流动资产,货币属于流动资产是毋庸质疑的事情,而一、二审法院将阳合煤厂转让的资产包括阳合煤矿、机器设备、厂房等界定为资产,把阳合煤厂转让资产所得218万元货币不是资产是错误的,从而导致判决不公。

        二、关于王文生根据《转让协议》支付给阳合煤厂218万元货币资产的所有权归属问题。

        代理人认为,阳合煤厂是一个依法成立并领有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的企业法人,根据法人财产权所有权独立原则,资产转让款218万元是阳合煤厂的合法财产,阳合煤厂对该218万元享有财产所有权,鄢渊富对该218万元不享有所有权,而一、二审法院认定该218万元货币归鄢渊富所有是错误的。

        三、关于阳合煤厂转让其所属的资产后,是否成为一个空壳问题。

        代理人认为,阳合煤厂转让其所属的资产,不会使阳合煤厂成为一个空壳,因为阳合煤厂转让资产后,获得了218万元的对价,而该218万元同样属于阳合煤厂资产,只不过企业资产由原来的固定资产变为了流动资产,企业对外偿债能力反而增强了。

        四、关于阳合煤厂转让其所属的资产是否合法问题。

        代理人认为,阳合煤厂转让其所属的资产是合法的,一是我国法律并没有任何禁止性规定,企业不能转让其资产。二是《转让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规定,且国家主管部门也办理了行政许可的变更手续。

        五、关于王文生是否对阳合煤厂负有清算义务问题。

        代理人认为,阳合煤厂是一个企业法人,其投资人为鄢渊富,虽然王文生购买了阳合煤厂的资产,但是王文生仅仅是买受人,阳合煤厂的投资人仍是鄢渊富,不能因为王文生买了阳合煤厂的资产,阳合煤厂的投资人就变为了王文生,因此王文生不是阳合煤厂的投资人,王文生对阳合煤厂不负有清算义务。

        六、代理人最后强调一点的是:阳合煤厂是一个依法成立的企业法人,阳合煤厂转让前的资产状况为:阳合煤矿、机器设备、厂房等,阳合煤厂对转让前的阳合煤矿、机器设备、厂房依法享有所有权,王文生购买的仅仅是阳合煤厂资产,而一、二审法院把阳合煤厂与阳合煤矿、购买企业资产与企业并购等同起来,从而导致判决错误。

        综上所述,本案事实是清楚的,但是一、二审法院评判错误,代理人请求再审法院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判决王文生不承担连带责任。

        此致

        重庆合纵律师事务所

        律师:钟长汉

        2011年3月31日

    • 婚后一方购买的职工住房不一定属于夫妻共有财产
    • 钢材买卖合同纠纷案
    • 车辆零部件买卖合同暨产品质量纠纷案
    • 渝成大家与巨洋房地产公司委托代理合同一案代理词
    • 电缆买卖合同纠纷和解案
    • 重庆中旅集团与四川天太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 叶某诉李某借款合同纠纷一案
    • 一起合同债务转移的典型案例
    • 旅游包机合同纠纷案
    我们的产品
  • 公司企业法律顾问
  • 刑事辩护产品说明
  • 民事法律服务产品
  • 案件办理流程
  • 法院庭审工作流程
  • 法院审理阶段流程
  • 公安机关办案流程
  • 如何选择律师
  • 如何聘请或委托律师?
  • 聘请律师注意事项
  • 慎重请“有关系”律师
  • 律师的作用
  • 律师的法律和职业定位
  • 律师事前风险防范作用
  • 律师在诉讼阶段的作用
  • 公司企业聘请法律顾问的作用
  • 律师收费标准
  • 民事案件收费标准
  • 刑事案件收费标准
  • 法律顾问收费标准
  • 非诉案件收费标准
  • 关于合纵
  • 合纵简介
  • 主任致辞
  • 合纵荣誉
  • 办公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