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合纵律师事务所

免费咨询热线:

18223309999   18623096666


热点评析
合同纠纷中关于涉及税费条款争议案例裁判规则
来源:重庆合纵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7-07-27 15:17:50
合同双方明确约定非纳税义务人承担税款的效力认定

案例1: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中地种业(集团)有限公司与黑龙江省鹤山农场合同纠纷案(2012)黑商终字第39号

案情简介

中地种业(集团)有限公司与黑龙江省鹤山农场订立的编号为zd-0910-a的《合同》(以下简称《合同》)及《zd-0910-a合同补充协议》(以下简称《补充协议》),鹤山农场委托中地公司从新西兰进口奶牛,中地公司应帮助鹤山农场优先享受增值税免税待遇,如中地公司未能帮助鹤山农场享受此项待遇,亦应由中地公司承担全部进口奶牛税费。

裁判观点

鹤山农场与中地公司签订的《合同》及《补充协议》,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没有关于代理进口货物受托方承担税费无效的强制性规定。另根据《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印发增值税问题解答(之一)的通知》(国家函发(1995)288号)规定,代理进口货物增值税既可以对委托方征收,也可以对受托方征收。因此双方关于增值税承担问题的约定合法有效,在适用过程中根据“当事人约定优先原则”应优先于法律的任意性规定,即不能单纯按照委托合同一般性规定,简单判断税费承担的主体。

案例2: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林和狮与邳州市宏利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纠纷案(2016)苏民终646号

案情简介

林和狮与邳州市宏利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2012年6月1日,双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林和狮(甲方)将其在该公司的股权全部转让给宏利达公司(乙方):乙方同意本协议项下的股权转让行为而依照法律、法规规定应由甲方缴纳的全部税、费均由乙方承担。邳州市宏利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认为协议中约定明显违反法律规定,构成税收规避,应属无效约定。

裁判观点

法律并不禁止纳税义务人与他人约定由他人负担本应由纳税义务人缴纳的税款。该约定并不改变纳税主体身份,实质是约定由他人承担支付相当款额的义务。因此,一审判决认定双方股权转让协议中约定的税费负担条款合法有效并判决由宏利达公司依约定支付林和狮已付的相当税款正确。

案例3:最高人民法院,太原重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与山西嘉和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用地使用权转让合同纠纷二审案(2007)民一终字第62号

案情简介

太重公司(甲方)与嘉和泰公司(乙方)签订《协议书》及《补充协议》转让建设用地使用权。约定嘉和泰公司承担各项税费,以太重公司名义缴纳,由嘉和泰公司如数支付给太重公司。后因嘉和泰公司未履行补充协议中的约定税费,太重公司向法院起诉,而嘉和泰公司认为《补充协议》约定非纳税义务人承担税款是效力瑕疵合同。

裁判观点

税法对于税种、税率、税额的规定是强制性的,而对于实际由谁缴纳税款没有作出强制性或禁止性规定。故《补充协议》关于税费负担的约定并不违反税收管理方面的法律法规的规定,属合法有效协议。
合同双方税款承担约定不明的责任承担

案例4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固始县人民政府招待所与河南省佳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用地使用权转让合同纠纷(2014)豫法民一终字第209号

案情简介:

固始县人民政府招待所与河南省佳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定《产权交易合同》,对案涉土地使用权交易产生的相关税、费进行了约定,但该约定中仅列举了契税和权证变更办理费,未明确约定土地增值税的负担,由此导致双方在履行合同中对合同项下相关税费负担的理解发生争议。

裁判观点:《产权交易合同》对土地增值税的负担约定不明,双方均负有一定责任,故按公平原则,判决由双方各自负担50%的土地增值税。

案例5: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人魏玉嵘与被申请人贵阳博弈融创投资策划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2016)黔民再7号。

案情简介:博弈融创公司(承诺人)与魏玉嵘(被承诺人)签订《承诺书》,因完成贵阳市“富源路棚户区东二环拆迁安置点项目”融资策划需要,拟与我司签订《融资策划服务合同》,现公司指定魏玉嵘担任该项目的项目经理,负责与项目方进行融资策划方案的推进与落实。公司承诺,该项目融资策划方案落地,项目方融资成功后,魏玉嵘可在公司总收入中单独享有350万元(税后)的个人收益(该收益不得超过总收入的50%,后续若还有费用,双方另协商确认),届时公司将委托魏玉嵘代表公司收取该《融资策划服务合同》项下的融资策划服务费,魏玉嵘可直接从收款账户中直接扣得。

裁判观点:

《承诺书》中载明的350万元收益符合支付条件,故对于魏玉嵘要求支付融资策划服务费350万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因《承诺书》中对税费约定不明,且是否支付税费和支付方式尚不确定,对于魏玉嵘要求博弈融创公司承担税费70万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税费承担方违约造成纳税义务人损失的救济
       案例6: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兰州亨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兰州亚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项目转让合同纠纷上诉案(2012)甘民一终字第107号

案情简介:

亨达公司(甲方),亚太公司(乙方)就某项目转让事宜签订《合同书》,约定将该项目(含资产及土地使用权)转让给乙方并附关于资产及土地开发、销售的全部合法证件。该项目转让费的应交税金由乙方全额承担。在亨达公司与亚太公司的项目转让过程中,由于亨达公司未缴纳项目转让税,税务部门对其处罚金1342486.36元、滞纳金354245.63元。

裁判观点:

本案诉讼中,亨达公司主张由于亚太公司未向其支付该笔税款,导致其受罚,该损失应当由亚太公司承担。对此,涉案项目一直在亨达公司名下,亨达公司是当然的纳税义务人,其应当履行纳税义务后,再向亚太公司主张,因亨达公司未按时履行义务,致使受罚,该损失应当由其自行承担。故亨达公司的此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律师评析

1、变更税费承担主体的约定有效。非纳税义务人承担合同税费的条款是合同各方协商一致的结果,该约定并未逃避法律规定的纳税义务,仅是对税费的实际承担主体进行了约定,对合同各方的经济利益作出了安排,实质是约定由他人承担支付相当款额的义务。依法纳税是每个单位和个人的义务,不能通过合同、协议予以免除。但是,合同条款的约定没有导致国家税收流失,没有规避国家税收征管,就不应认定为无效。

2、法定纳税人的法律责任。税费负担条款将税费的实际承担主体进行了转移,但不能免除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纳税人、扣缴义务人的纳税责任。税款如未依法缴纳,纳税人仍然需要承担行政责任。《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五章规定的法律责任承担方式包括:责令限期改正、罚款、征收滞纳金、收缴发票等,严重的还有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

3、条款约定注意事项:

A、明确合同中约定的合同价格是否为含税价,并已包含本合同项下全部目的所需的全部税费; 

B、明确约定税款缴纳或税负承担的种类、时间节点及违约责任;

C、明确约定税费计算依据变化均不影响本合同价款;可明示增值税税率;

D、明确约定收款方向付款方申请支付款项前,应当及时提交当地税收监管部门认可的增值税专用发票。

E、明确约定,税费承担方未按约定及时承担税款,造成纳税义务人实际经济损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


 

相关阅读
    我们的产品
  • 公司企业法律顾问
  • 刑事辩护产品说明
  • 民事法律服务产品
  • 案件办理流程
  • 法院庭审工作流程
  • 法院审理阶段流程
  • 公安机关办案流程
  • 如何选择律师
  • 如何聘请或委托律师?
  • 聘请律师注意事项
  • 慎重请“有关系”律师
  • 律师的作用
  • 律师的法律和职业定位
  • 律师事前风险防范作用
  • 律师在诉讼阶段的作用
  • 公司企业聘请法律顾问的作用
  • 律师收费标准
  • 民事案件收费标准
  • 刑事案件收费标准
  • 法律顾问收费标准
  • 非诉案件收费标准
  • 关于合纵
  • 合纵简介
  • 主任致辞
  • 合纵荣誉
  • 办公环境